<dfn id="1hp3p"><delect id="1hp3p"></delect></dfn>

    <noframes id="1hp3p">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動態

          穩健中性貨幣政策難言“放松”
          發布日期:2017-12-22   來源:未知
             2018·觀大勢謀全局  
             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明年的貨幣政策明確定調。會議指出,穩健貨幣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業內人士表示,此次會議將穩健中性貨幣政策與“更好為實體經濟服務,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兩大任務相掛鉤,貨幣政策在明年難言放松。而綜合分析目前國內外的市場環境,央行在明年或繼續延續今年以來上調貨幣市場利率的操作思路,但是對于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將較為謹慎。  
             表述 主基調不變措辭微調  
             “穩健”成為最近幾年貨幣政策不變的基調,但隨著國內外經濟和金融市場環境的變化,貨幣政策“穩健”的內涵在每一年又不盡相同。
             和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貨幣政策要保持穩健中性,適應貨幣供應方式新變化,調節好貨幣閘門,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相比,今年的表述有所不同,微調為“穩健貨幣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對此,業內人士指出,這意味著央行將站在更高的視角,更宏觀地進行貨幣供給,貨幣政策量價工具將配合維持“緊平衡”的流動性環境。  
             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認為,此次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貨幣政策穩健中性,與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所提出的穩健相比,略有收緊。他表示,一方面,全球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都在邊際緊縮,外部環境對國內政策將有所限制;另一方面,國內CPI同比上升,金融防風險持續,偏緊的貨幣政策需要與之相配合。同時,他也預計,資金面整體而言會延續當前的緊平衡,貨幣政策也會加強預期管理。  
             恒豐銀行研究院發布報告指出,明年貨幣政策更趨注重保持流動性的緊平衡。“一方面,隨著發達經濟體不斷復蘇,全球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加快,其政策溢出效應必然會對中國經濟和金融體系產生影響,客觀上要求貨幣政策不能輕易放松。另一方面,房地產和基建的放緩以及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持續下滑使得國內經濟的下行壓力仍不可小覷,又要求貨幣政策不能收得更緊。”報告稱。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明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要服務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促進形成金融和實體經濟、金融和房地產、金融體系內部的良性循環,做好重點領域風險防范和處置,堅決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加強薄弱環節監管制度建設。”  
             分析人士指出,從上述內容看,明年貨幣政策主要目標是防風險、促增長和金融去杠桿。這也與7月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項任務一脈相承。  
             判斷 短期內加息可能性不大  
             在貨幣政策難言放松的背景下,加息會在2018年到來嗎?市場普遍認為,2018年央行或延續2017年的操作思路,提高公開市場逆回購和MLF(中期借貸便利)利率,而存貸款基準利率繼續按兵不動。  
             伴隨美聯儲近期的年內第三次加息,最近,央行公開市場逆回購和MLF操作利率也同步小幅上行。而縱觀整個2017年,在穩增長和去杠桿背景下,貨幣政策也表現出放量和加價“量價分離”的政策組合特征。數量操作方面,截至12月20日,央行今年通過公開市場凈投放量為13792億元,遠低于2016年的4.5萬億元。價格工具方面,今年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分別于2月、3月、12月三次上行,其中2月、3月分別上行10個基點,12月上行5個基點。  
             展望2018年,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員明明對記者表示,小幅放量和相機提高公開市場利率的“量價分離”政策組合仍將延續,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配合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央行將根據實際情況漸進跟隨美聯儲加息以維持中美利差、穩定匯率水平的有利條件,很有可能延續12月提高公開市場利率的步驟,并適當加快節奏、縮小幅度。  
             恒豐銀行研究院報告也認為,中國央行出于發展和穩定的考慮,并未調升存貸款基準利率,但是金融市場利率卻一直處于加息通道中,且四季度以來幅度有所加大。除非2018年出現嚴重影響國內經濟增長和金融穩定的“黑天鵝”事件,否則我國央行維持當前貨幣政策目標的可能性較高,利率調控也更多是集中在金融市場而非傳統存貸市場。  
             李奇霖也同樣認為,從維持中外息差、資本流動的角度,央行可能會上調貨幣市場利率;而上調基準利率需要實際利率落入較深的負區間、加息前實際利率存在半年以上的持續收窄趨勢這兩個觸發條件。目前來看,并不具備加息的條件。  
             光大證券認為,一方面,在存貸款基準利率不變的情況下,貸款加權平均利率上行的幅度不大,對實際經濟的影響較小;另一方面,公開市場操作與MLF利率不斷上調,將使得銀行間市場的資金成本提高,從而降低了金融機構的套利空間,同時,人民幣資產生息能力提高,降低了國際市場對于人民幣貶值預期。報告稱,在這種機制下,貨幣市場利率的上調既可以避免金融機構過度加杠桿和擴張廣義信貸,又不會對實體經濟造成實質性的影響,還可以維護人民幣匯率的穩定。  
             展望 信貸投放結構將更趨合理  
             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基調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業內人士表示,2018年整體信貸增速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將與今年持平或稍微回落。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中心主任曾剛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隨著基建投資和房地產投資回落,需求端過熱的情況明年可能會有變化,“明年信貸增速會有些許回落”。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預計,明年官方信貸增速目標可能會維持在12%至13%的穩定區間,但實際的信貸增速可能會比今年下降兩個百分點左右。  
             興業證券也認為,2018年對于貨幣閘門的控制將更為嚴格。為實現對宏觀杠桿率的有效控制,2018年貸款和社融增速都可能較2017年出現明顯下降。  
             但是,業內人士也表示,作為穩增長的重要抓手,社會融資總量和信貸投放也要保障對實體經濟一定的支持力度,且結構將會更為合理,以進一步加大對實體經濟薄弱環節支持。  
             “明年的信貸結構會發生變化,國家支持的產業,如綠色金融、普惠金融可能成為新的貸款投放熱點。而伴隨房地產長效機制的逐步建立和提出,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的需求以及房地產開發貸款較今年應該都會有下降。”曾剛表示。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也表示,住房按揭貸款在新增貸款中的占比會較今年進一步回落,在明年房地產調控加強的背景下,房貸需求會有所回落,銀行也會著重支持剛性需求。  
             明明也表示,2017年受樓市調控升級影響,居民中長期貸款增速明顯下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完善房地產長效機制,以及財政部近日釋放啟動房產稅立法信號,樓市頭上的“緊箍咒”難松,房地產市場仍然承壓,居民中長期貸款累計同比增速大概率保持負增長。
           
          ?
          3788彩票网